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 工作动态 > 调查研究
镇海区法院民事执行工作情况调研报告
http://rd.zh.gov.cn 日期:2015年09月02日 来源: 分享至:

镇海区法院民事执行工作情况调研报告

镇海区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杨金平 吴冰

 

我们于今年七月份对镇海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执行情况开展了调研,分别召集金融、企业,法律服务界人士参加专题座谈会,查阅区法院有关民事案件执行卷宗资料;走访区委政法委、区纪委、区公、检、法、司相关单位,着重对近三年来,区法院民事案件执行情况进行了调研:

 一、镇海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基本情况

(一)、执行机构设置、人员情况

200111月镇海区人民法院设立执行局,执行局与执行庭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目前执行局设局长1名,教导员1名,内设执行实施科,执行裁决科和执行监督科三个科室。执行局长主持执行局全局工作;教导员协助局长做好综合管理工作和队伍建设;执行实施科负责民商事、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裁定、决定、调解书的执行实施,刑事判决的财产刑执行、账款账物追缴分配以及财产保全等工作;执行裁决科负责处理执行行为异议和案外人异议;执行监督科监督、检查、指导执行实施、裁决工作,并处理涉执信访案件。

目前执行局共有在编干警14人,其中有审判资格的9人,法警4人。辅助人员13人,其中协警5人,书记员4人,驾驶员4人。执行员共计13人,其中包括执行局长、教导员、执行实施科科长、执行裁决科科长、执行监督科科长和执行庭副庭长各1名,其余为普通执行员。在编的14名干警,学历均为本科以上,其中研究生学历的5名。在编干警的年龄层次分布为:30岁以下4人,30407人,40502人,50岁以上1人;辅助人员以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执行队伍相对比较稳定,在编干警流动性不大,辅助人员流动性相对略高。

(二)近三年业务数据

近三年民事案件执行申请受理案件总计6812件。2012年收案1664件,20132428件,20142720件,涉案金额总计44亿余元(4465636640.71元)。执行案件数量逐年攀升,涉案金额巨大。近三年案件执结数总计7498件(包括执结历年旧案数),其中全额执行到位5433件,未全额执行到位结案数为2065件,未能执行的涉案金额13亿余元(1340164165.61元)。近三年平均执行天数为21.33天,列全省第二位。20122014年,区法院共计委托其他法院执行案件53件,委托其他法院的案件标的清偿率是6.21%,;受托执行案件46件,区法院执行的受托案件标的清偿率是78.28%

(三)采取执行措施的情况

近三年来区法院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如下:罚款1件,拘留57人次,签发搜查令3次,通知有关单位协助采取限制出境3人次,媒体曝光1420人次,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959人。查封被执行人房产、车辆、冻结银行账户,评估拍卖被执行人财产等等财产查控、财产处分等执行措施,几乎在每个执行案件中都有体现。失信名单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向相关部门、机构通报,限制高消费特别是限制乘坐飞机、高铁动车。对于情节严重的,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转移查封财产等罪名移送公安机关。

二、存在的问题

通过此次调研各方面一致反映的问题是“民事案件执行难”,民事案件执行难的原因是多方面,如民事执行制度不完善,缺乏关于执行的统一立法。有关民事强制执行的法律规定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编执行程序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最高院的通知、规定、批复、办法等,这些规定已经不能适应执行工作的实际需要,现行民事执行法律制度的缺陷已经严重制约了人民法院的民事执行工作。对失信行为没有强有力制裁措施,失信成本低,社会诚信体系缺失。地方、部门保护主义,被执行人故意转移、隐匿、变卖财产,使出各种造假手段伪造法律事实抗拒执行,法院与各部门协调执行联动机制尚未建立并完善等等原因造成的执行难。另一方面执行案件数量增长快,涉案金额不断提高,案件类型日趋多样复杂,法院案多人少困局一直存在。也有部分案件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当事人对执行工作的高期望值等客观情况,种种执行机制、体制等因素造成民事案件执行难。但是在调研中我们发现法院在民事案件执行过程中自身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如:

(一)、执行工作公开透明度不够。

表现在当事人申请执行立案后,执行员不主动向当事人告知案件执行员姓名及联系电话;没有主动向当事人告知案件执行进展情况: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的,即使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也往往将裁定书附案件卷宗内,没有主动将财产保全的具体保全措施及保全金额等信息告知申请执行人,依申请执行人提供线索调查或依职权调查后没有及时将被执行人财产状况、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状况等调查结果主动告知申请执行人。执行案件委托外地法院执行,事前不告知申请执行人,曾有已经区法院诉讼财产保全(查封房产在先)的执行案件,区法院委托外地法院执行,外地法院直接电话告知申请执行人因查封的房产被设定抵押权而中止执行。当事人为了解案件执行情况拨打值班电话,值班电话时常无人接听,个别工作人员接到查询执行进展情况的电话态度生硬;有些经执行员做工作达成执行和解的案件,由于执行员没能向申请执行人做好解释沟通工作,往往容易使申请执行人对执行员产生误解认为执行员在向申请执行人单方施压。执行员退休后,手中未结案件交接给其他人承办,没有主动告知当事人新的案件执行员姓名及联系方式。

(二)、执行程序规范性不足。

案件终结程序过于随意,并未依法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执行中被执行人财产的调查途径有三种:一是申请执行人提供线索,二是被执行人申报,三是执行员调查。目前从查阅区法院执行案卷材料发现,案卷材料中工作记录、调查(询问)笔录、谈话笔录、当事人书面确认材料、被查询单位出具的书面查询结果、以及其他能够证明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和执行法院进行相关调查工作情况的材料不齐全显得过于单薄,这方面材料欠缺说明法院执行调查工作尚未全方位展开,执行员并未依法穷尽财产调查措施。

执行中止、终结裁定的送达程序不规范,区法院对执行案件作出中止、终结的裁定后,一般将裁定书附执行案件卷宗内,未主动告知当事人裁定事项,也没能依照法律规定向当事人送达中止、终结执行裁定书,当事人往往是在向执行员了解案件执行进展情况时,才被告知执行程序已经被裁定中止、终结。当事人向执行员提出要裁定书,执行员才给,执行员并不主动向当事人送达裁定书。

有的案件中执行员为了尽早结案提高执结率,先做执行案件代理律师的工作,要求代理律师配合法院结案工作出具书面“终结执行申请书”以便终结执行程序。代理律师为了配合法院工作也是为了方便自己今后代理工作顺利开展往往出具,这种做法违背申请执行人意愿,也有可能给律师造成执业风险。

(三)执行措施整体偏软。

紧急情况下快速处置能力不足。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行踪或其车辆等动态线索时,立即向执行员报告,请求执行员到现场控制被执行人或采取查封、扣押等执行措施,执行员往往无法及时赶到现场处置。公安机关协助查控被执行人机制也要求执行机构在紧急情况下能够快速组织起人员到达现场处置,但是执行机构往往难以快速响应。

对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强度不够。目前只是在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信用浙江网等网络曝光失信被执行人,一般情况下只有特定人才会通过网络查询被执行人的信息及结案情况,而普通群众对网络曝光关注度低,社会影响力弱。

未能穷尽执行措施。一是未能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偏重由申请执行人自行提供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线索,依法主动采取调查措施不足。二是受执行力量的限制未能开展执行中清算、审计工作。三是强制执行措施的力度不够。从近三年来区法院受理执行案件7794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罚款1件,拘留57人次,签发搜查令3次,通知有关单位协助采取限制出境3人次”等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强制执行措施力度不够的问题。

(四)协作配合机制不成熟。

法院内部对民事执行的协作、衔接机制也尚未完全建立,表现在区法院与市中院之间沟通不畅,如某案件中已经被区法院查封的财产,被中院以另案执行,致使区法院执行不能,申请执行人因未能及时得到中院执行信息,失去参与执行分配的机会。表现在立案、审判、执行三个环节在财产保全方面的协调配合不足,还表现在割裂审判与执行的内在统一关系上,有些法官从自身工作出发,不考虑今后案件能否最终履行的实际情况,片面追求调解结案率,或者未能灵活采取保全措施致当事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转移财产,或者未全面审查诉讼当事人,应当依法追加被告而不追加,或者法律文书文字表述不严谨,如返还物品特定物与种类物没有区分,导致在执行阶段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产生争议,等等内部原因造成的执行困难。

区法院向公安分局移送案件方面,区法院在民事案件执行过程中将可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等妨害民事执行行为的犯罪线索移送公安后,公安往往以证据不足不予立案,双方对此类案件在立案标准,证据收集等方面存在不同认识。近三年来区法院向区公安分局移送此类案件7件,因此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案件只有1件(雷阳海、宁波市镇海美人渝制刷有限公司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对此类案件刑事打击力度不足。

其他部门与区法院协调配合执行方面,2010最高院与中央19个部门联合会签《关于建立和完善执行联动机制若干问题的意见》,但是在实践中并未能真正建立联动机制,如区内有些部门、街道对法院执行工作消极抵触甚至不予配合。区法院的“点对点”司法网络查控系统目前只能实现与金融、工商有限范围查询,还未能全面实现涉及车辆、房地产、户籍、出入境、婚姻登记状况等多部门的“点对点”信息查询。关于印发《关于建立和完善执行联动机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

二、几点建议

民事案件执行难是全国法院执行机构普遍存在的问题,要化解民事案件执行难,除了解决建立、健全执行立法、体制、机制、构建社会诚信体系等问题外,还应从以下四个方面予以加强:

(一)执行工作公开透明依法规范。

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等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进一步规范民事执行工作,做到执行行为的规范和执行程序的规范。加强队伍建设提升自身素质,积极主动与申请执行人沟通,充分满足申请执行人知情权,自觉接受监督让执行工作更加公开透明。

(二)穷尽执行措施强化执行力度。

加强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财产的力度,对被执行人可能隐匿财产的,对其居所、经营场所等实施搜查,被执行的企业法人有注销、歇业或转移隐匿财产、入股其他企业、抽逃注册资金等情形的,开展清算或审计工作,彻查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加强宣传力度,尝试采取财产举报悬赏措施,通过本地报纸、电视、被执行人居住地小区LED显示屏等多种媒体曝光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和规避执行被处罚的典型案例。加强处罚力度,对于规避执行行为的加大罚款、拘留等民事强制措施的适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努力提高执行案件的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

(三)加强部门协调建立执行联动格局。

法院内部立案、审判、执行各环节要建立协调配合机制形成民事执行合力。加强与公安、检察、民政、国土、税务、工商、金融机构等部门的执行联动机制,发挥各部门管理职能作用:如公、检、法应当依法严厉打击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和其他妨害执行的违法犯罪行为;相关部门严格控制失信被执行人从事借贷、经营等经济活动,限制失信被执行人社会活动;扩大“点对点”查询范围,为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提供便利;协助执行义务人拒不协助执行或妨碍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采取罚款、拘留等措施,并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司法建议。动员全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共同做好民事执行工作。

(四)检察机关加强对民事执行工作的监督。

《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执行活动实行法律监督。检察机关应依法加强对法院民事执行活动的监督,积极拓宽监督渠道,加强与区法院的沟通协调,在执行办案过程中参与监督。对于发现执行中确有违法和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问题的,检察机关应及时发出检察建议纠正违法问题。

 

 

                      

 

>>相关新闻
RSS订阅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 | 网站帮助 | 协同办公
镇海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镇海新闻网 浙ICP备10202928号-2
地址:镇海区骆驼街道民和路569号A1-622室 邮编:315202